瑚洛柏

架空

李泽言:23岁,异姓王,独子,燕地苦寒,时有北狄来犯,少败,有资本主义萌芽的思想,贸易却不发达。幼年时曾被送往京城做质子,11岁时京中发生怀熹之变,质子受重伤被送回濂州,对当年变故讳莫如深,在京中打探寻人。

悠然:17岁,和春布坊的少当家,为行走方便常女扮男装,早前曾与染坊李家定下婚事,老当家意外过世后,悠然以守孝三年为由退了婚事。十七岁还没出阁,愁坏了布坊一众老小。

濂州:北疆,苦寒之地,开国元勋李氏世代镇守,封瑜北王,常受北狄骚扰边境。8年前一场早寒将濂州逼至灾荒边缘,北狄趁虚而入烧杀抢掠,濂州遭受重创,先王战事中重伤,次年春天不治身亡,世子李泽言继位。

一年暖春,王府要为春节制备新衣,时全国正实行勤俭弊奢政策,新衣的布料与纹样照往年差一档次,濂于城三家布庄被王府传唤商量制备新衣,和春布坊也在其中。本来后宅嬷嬷做主即可,恰好今年要为将士添置新夏衣,传唤布坊老板时李泽言坐在旁室了解了一番。听见和春坊派来一个小丫头,有进有退口齿伶俐,不过她家的布坊纹样手艺确实差了些,没有承接到王府的单子。随后魏谦到和春坊定了士兵夏衣的契。

除夕夜的梅园少有人来。李泽言孑然一身思念家人,撞见一个烧纸的姑娘。

三月试新衣,一个女扮男装的“小子”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布坊生意终于有起色。暗纹刺绣愈发精进,流行于显贵。

又一年春节,藩王入京面圣,布坊当家以走商为由一同入京,不料找到当年变故的线索。被说客媒人踏破门槛的年轻藩王很是苦恼,不开窍的布坊老板还无意插刀233

冬去春来,被猜忌的年轻藩王向皇帝求请婚事,封县主,入秋成婚。

笠年冬天入京面圣,一次被挫败的暗杀,最终揭开王妃的身份,是守先帝遗诏的静妃所生,流落于民间。至此婚事本不合礼法,但王妃已有身孕。

尘埃落定。

……脑洞真不是一般人能开的

mmp真是太压抑太好看了

空荡与躁动
无处安放的骄傲
何处停泊

意识到深陷骗局的瞬间

Yuri…感觉打开了大人的世界…??!

“于是我与那辆车渐离渐远,我回家做饭。”怎么就忘了呢。

葬心——《阮玲玉》

《第三天堂》